能源互联网一词席卷能源圈

2015-02-27 09:00:43 来源:上海证券报 7

我们完全可以设想一下能源互联网在2030年所能到达的极限:人们在平板电脑上手指轻划就能把自家屋顶多余的光伏发电通过微信卖给附近准备给电动汽车停车充电的陌生人;每一个家用电器会根据能耗曲线设置最佳的开关时间并随时远程遥控,建筑物的能耗控制随时依据会议活动类型人数和实时电价进行动态调整;沙漠和大海里安装的各种新能源发电设备可以通过程序由各国人民竞拍自由交易;城市的整体能源消耗和二氧化碳排放随时依据天气和事件变化进行需求侧编排以实现最优;每件商品、每个活动、每个人都会头顶一个碳排放状态条并可随时与周围进行交易……

然而,什么是能源互联网,由于还处于概念阶段,业界对此仍莫衷一是。

航禹太阳能执行董事欧文凯总结得出,业界对“能源互联网”概念的认知主要分为两类:一类是“从能源生产端到能源消费端,通过电网都连接起来,成为不同能源间互相物理连接的一张巨网”,这类认知主要来自于电力界;另一类是“对能源产业进行互联网化,将能源赋予新的数据信息属性,应用IPv6、大数据、云计算等互联网技术,动态调配能源生产、传输和消费,提高整个能源产业的效率和能源使用的效率,避免巨大的能源浪费及损失”。

纽约时报畅销书《第三次工业革命》作者、美国华盛顿特区经济趋势基金会总裁里夫金是第一种“能源互联网”的忠实拥趸,他最著名的理论之一就是,通过互联网技术和可再生能源的结合,在能源开采、配送、利用从石油世纪的集中式变为智能化分散式,将全球电网方便地进行能源共享。“当地球的一半处于黑夜时,富余的能源可以通过互联网智能的转移到处于白昼的另一个半球。”

分散化的信息通信技术和分布式的可再生能源融合,开启第三次工业革命。他在去年下半年的一次公开演讲中说,中国是在共享经济中走得最快,缘于互联网技术等基础设施得到根本改变,中国有发展能源互联网的机会。

在不少人认为里夫金的理论是天方夜谭时,国家电网公司董事长刘振亚则几乎要将其付诸实践,他在新书《全球能源互联网》中展望,全球能源互联网是以特高压电网为骨干网架(通道),以输送清洁能源为主导,全球互联泛在的坚强智能电网,将由跨国跨洲骨干网架和涵盖各国各电压等级电网的国家泛在智能电网构成,连接“一极一道”和各洲大型能源基地,适应各种分布式电源接入需要。到2050年基本建成全球能源互联网。